今日关注:
首页 >> 宜恩文化 >> 员工天地 >>
省界站的春运往事
供稿人:向安杰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/2/22 10:23:21     阅读人数:51

傍晚时分,约上三五同事到站所后山的那条乡村路上闲走消食,平日里,这条水泥路上车少人稀,坡不太陡,两旁的松树撒下的密软松针将路面铺得精致,中间露出一条浅白的步道,美好而洁净。沿着路走上山顶,视线开阔,运气好的话,便能看到夕阳下映衬下的白墙黛瓦的徽派站所、橘色的路灯和如梭的车流,一笔笔绘成美妙图景。

上山的路走来总是难些。大家一边说着熟悉的话题,一边相互打着气。快到山顶时,“枝无片绿,草尽槁黄”,一派隆冬的景象。在山顶的弯道处小憩,便是观景时分。往年的春运,是没有这份闲情的,远处往来的段段畅行灯带,将思绪带回到曾经繁忙的省界站春运之中……

力拼的味道

费亭窗口弹出的手势比往常快了许多。

往年春运一到,鄂渝交界处的神农溪省界站的每一个昼夜都是紧张而喧闹的。清晨时分,经历了一夜不停的重复动作和迎来送往,费亭里的收费员都会面带疲态、声音发哑、眼神略显迷懵。

春运的上半段,入渝进川车流到了鄂渝省界神农溪,会有一些慢行的时段。从这里过去,是很多由苏、浙开车回家的司乘即要到达的目的地。他们可以摇下车窗,点点导航,听听音乐……

窗口的收费员则还是一如之前的绷着神经。卡、款怕错,只能用反复的念叨来时刻提醒自己;司乘不时的询问,回答时手里的“活计”是不敢停下来的;车流稍缓时,看看屏幕上的数据,马上可以算出自己是否达到通行效率要求;很多收费员因为担心产生入厕的需求,便生熬着不喝水,憧憬着用自已的“一刻不落”换得“冲锋表”上小红花后的雀跃。

覃依珍是站所的老员工,几个轮班下来,“业务能手”的荣誉她估算着不会有失。已经临近农历小年了,车流峰值也就这几天,轮换着今天在主道收费,账款正确、过车达标,她是有信心的。和前几日一样,一上岗便是停不下来。几个小时过去了,车道的车辆并没减少,想去呷两口热水,看着周边却没有替换的同事,她提醒着自己坚持一下……。

时间一跑起来就不停,左右的同事忙碌依旧,只是车辆的颜色在不断变换着。小覃也不知多长时间没从座椅上起身了,只是觉得身体僵硬发冷,动作慢些了。忽然,窗口前面的车牌花了,屏幕也在慢摇,金色的星星在眼前晃荡了起来。她强撑着想去接住司机递过来的通行卡,却怎么也够不着。没等开口,她便像一根软软的棉条,从座椅上滑了下去,瘫趴在地板上。

不知何时,她感到自己的手被轻轻地揉捏着,缓缓睁眼,看到的是嘀嗒的吊瓶和站所同事关切的眼神。

“不好意思,添麻烦了!”她腼腆讲着。

共援的温暖

仅一周的时间,车流量就从春运前的三千多辆飚升至节前的近四万辆,如同一段歌词“这世界,说大就大……”,春运的车流能达日常的十倍之多。

站所每个班组日常只有四名收费员,要应对春运大车流是万万不够的。

沿线站所春运之前都会动员选调优秀的收费员、保安员到主线收费站增援,最多时会增配四五十人,以满足车道、费亭全开的需求。当然,随之而来的还有便携机、扩音器、指挥棒等应急物品,以实现车流快速过站的目标。

清晨,光线渐亮,“神农溪”三个大字愈发清晰。广场上身着标志服指挥引导交通的人员也多了起来,他们各就其位,各司其职,织成一幅奋进的画卷。流量稍大一些,提醒秩序的广播声、口哨声,车辆的喇叭声时时响起,汇成一首嘹亮的高歌。

2017年,随着一路两省开启的支部共建,鄂渝两地跨省春运互助便形成了常态。尽管都很繁忙,但抽调人员互助是两方必不可少的一份心意。

俞又欣是由重庆高速选调支援湖北六人小分队中的一员,来自重庆巫溪的他对湖北高速的运行并不熟悉。简单的介绍和安顿后,他在湖北同事的带领下,接下了入口的“阵地”。

司机有打听湖北道路通行情况的,有询问临近服务区加油休息的,这些情况在湖北同事的指导下可以快速的熟悉起来。可是,有关通行卡的特情操作、外乡口音业务咨询,着实让小俞阵阵犯难。

好在有同事帮助、自己记背,几个小时的“打磨”也让他看起来像位老师傅。他在窗口亲切地微笑着、亲和地应答着、熟练地操作着,一样的红着眼圈,唯一与其他同事不同的,就是身上穿着的那件印有“重庆高速”的反光标志服。

“本来就是做这行的”。下班时,还不太熟悉的班员问他是否适应,他回答道。

畅行的酣歌

“茫茫车流近眼前,放眼望去不着边”。这是很多同事支援时没有料想到的景象。

省界春运保畅是一盘棋,有“突击手”“哨兵”“通讯兵”,还有“钉子”“赖子”,需要所有参与者精诚团结,坚守岗位,适时补位。

站所的驾驶员外出调卡换钞的间歇,也得去广场轮换着“指挥”交通;来一线支援的“志愿者”,往返于车道和庭院之间,忙着为司乘倒水添茶、为收费员换钱送卡;寒雨夜捂实了的ETC专道保安员几趟“往返跑”下来,分不清挂在发稍的是雨滴还是汗珠。

毕盛力是连续几年支援省界站的“老人”了,对省界春运情况“心中有数”,知道主道与辅道、出口与入口、主线与匝道站口工作量的区别。省界支援报到征求意见时,小毕主动申请到车流最集中的主道,说要去实现车道主要指标的“突破”。

小毕喜欢唱歌,每次走到广场旁临时搭着的饭台取用盒饭时,围着的同事们也能听到他随口哼吟几句。

“有一群守护神,坚守湖北西大门哟,辛勤的汗水,在鄂渝界边沸腾……嘿佐嘿佐嘿呀个佐”。那年公司员工风采展示选取的开场节目,就是由他和同事们演绎的《高路号子——鄂渝省界酣歌来》。

品味着事、回想着人、感悟着景,步行的人脸上都带着浅浅的笑意。省界撤站后,昼观车海、夜现灯龙的帧帧画面已然远去。虽然还身在省界,但历经来去的变化,时下已不再是原来的站所,很多身边的同事也将春运故事或留在心里、或带了出去。素净的夜色在层层地浸染,路上的车灯在渐渐地明晰。下山回所,农舍前的几树白玉兰长出花苞,泛着点点翠绿,欣然而有生机,一行人的步履越发觉得轻快了许多。

鄂公网安备 420113020004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