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关注:
首页 >> 宜恩文化 >> 员工天地 >>
供稿人:梁梦月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/10/15 8:54:34     阅读人数:81

冬又快来了,凌晨五六点天未亮,就醒了。学生时代,这个点也该起床洗漱准备去学校,走在路上,有微风抚过脸庞,有扑鼻的早点香气,还会路遇同学一道同行,那样的时光想来,却是往后的岁月里,不可多得的舒适。

回首以往所叙,太多的思量与笔墨着色于其他,说起年少时遇到的人,眼睛明明暗暗,好像多年前的日子都重新拂面来过,彻亮与阴霾都撒在眉间,那段岁月凶猛,我已能从容以对。

那些经年的字里行间都是我的一页书签,让我在记忆里利落地穿梭或流连,而这些年沉淀下来的所有,已不太记起的喜悦或伤痛,后来似乎都能在笔下被熬成漫漫长夜,随我的思绪消融在这些零星琐碎的文字里。

我也再没细数过往事,怕把陈酿弄成俗事一桩。只记得有人在风里冲自己笑,笑容好像初春时节阳台上埋在棉被里的太阳味儿,不烫,不耀眼,但把这些年的黑夜都变得璀璨动人,又欲说还休。

后来,再也没有任何的人、任何的事,能将我带离梦境。往事越来越远,数过的星光都如故道,绵延于最初的青堰。我就是一只昙花一现的蚍蜉,行于世几十载,善与恶,对与错,在时间里荡不起一点涟漪,且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吧。(审核人:胡文芬)

鄂公网安备 420113020004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