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关注:
首页 >> 鄂西文化 >> 员工天地 >>
饺子
供稿人:宜巴监控分中心|谢瑞霖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5/5 9:36:53     阅读人数:180

总有种食物,在进食过程中,会让你忘掉周遭一切,不去顾及他人眼光,只是沉浸在一个人的小世界里,怡然自得。

对我来说,这种食物,就是饺子。

记事起到离家求学,饺子,是噩梦。盖因每个周末,奶奶总会兴师动众一通忙乎,数十年如一日准备韭菜猪肉馅饺子不曾改变,吃的我几近晕厥。每每用筷子从盘中扎起一枚饺子,缓慢塞入口中,做生无可恋状,父亲总会瞥我一眼:“好好吃,你才吃了几年,我都吃了几十年了。”每每这时,爷爷总会瞥一眼父亲:“你才吃了多久?我都吃了一辈子了。”

离家之后,饺子,是念想。

大学期间,和室友在上课途中囫囵吞下各种馅料的煎饺,幻想着毕业之后的雄图伟略,再到五年前,犹记得,蜇居岁交之际,一众老友聚集寓所楼下的饺子馆,觥筹交错,祝福的话语间,都带着一些勉强与迟疑,席间的各位,都知世道维艰,乃愿把酒忘嗟叹,但求一醉尽余欢。

不知何日起,“韭菜猪肉”的饺子,居然成了必点之物,是我人生中最具“治愈感”的食物。

“五一”返乡,奶奶日渐苍老,我久居异地,归家必佳肴丰备。三巡之后,奶奶起身到厨房端出一盘饺子道:“知道你吃烦了韭菜猪肉馅的,专门给你准备的羊肉馅饺子,你爸爸都没有。”

这盘饺子,哪里是饺子。(审核人:王金娟)

鄂公网安备 42011302000488号